見著性光是功夫

              來源:neidan360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-11-03 08:11:00


              習練傳統靜功到一定程度,跟前就會自然而然現出一種光體,古人稱為,“本性靈光”,簡稱性光。最近,筆者接到一些讀者來信詢問這個問題,故特在這里介紹一下有關性光的古典理論和實踐經驗,供讀者參考。


              古人對性光的評價是十分高的。清?柳華陽在其《慧命經》一書中說:“成佛作祖,是本性靈光?!彼忉尩溃骸吧w本性靈光者,其名雖二,源頭則一也。在定則謂之性;定中慧照,則謂之光矣?!边@就是說,靜定就能看到自己的本性(本來面目),所謂明心見性;靜定中觀照(回光返照)就能看到光。所以古人說:“垂簾明心守祖竅,見著性光是功夫?!?br>

              儒、釋、道三教都承認性光的客觀存在及其無上的功能。儒稱之為“仁”;釋稱之為“珠”,亦稱“圓明”;道謂之為“丹”,亦曰“靈光”?!兑捉洝穭t叫它做“無極”。他們以○這個圈來代之,并認為,這個○是由先天真一之炁所凝成。古人又稱“不空”為靈光。他們說,觀空不空為真道,觀空而空是偽道;有靈光之虛空為“不空”(真空),無靈光之虛空為“頑空”。所以古人說,知此一竅,則金丹大道之能事盡矣!若練功久之,練不出性光,見不著性光,就是古人所說的“頑空”,也許是練不得其法,也許是功不精進,也許是功力未到,總之,比練功能見到性光者差一籌矣!

              那么,這個呈現在眼前的性光究竟是什么形象呢?歷代佛經,丹經、道書、多談得隱隱約約,不肯明言,因為這是道門、佛門的奧秘。雖然這個○也算是一種形象,但未免過于抽象,過于含糊。實際上,古人按練功節次、進程中性光的不同表現,把性光大致分為慧光和蟾光兩種,中、下乘功夫所見的性光多屬慧光;上乘功夫所見的性光屬于蟾光。如以道門丹功來說,煉精化炁至煉炁化神階段所見多為慧光。煉炁化神至煉神還虛階段所見為蟾光??垂獾膱A明程度和顏色可以察知練功的進度,可以測知精炁神是否充足,可以知道舍利子或金丹煉得完足與否。古人用“金機飛電,虛室生白,圓圓陀陀”三者來形容性光的形象。這是籠統而言之,也是練功到高級層次之所見。尹真人《性命圭旨》一書有一首詩是描繪此景的,詩曰:“一顆金丹何赫赤,大似彈丸黃似橘,人人分上本圓明,夜夜靈光照神室?!边@也是練功到最高層次時所見之景。

              初見慧光,只是淡白一小點而恍惚游移不定,一用意識,即行散開,不知所之;或靜極光現,色如眉月,由小漸大,又自大化小,復歸于無;或光圈帶虛,圈邊亮圈內黑;或光圈不明也不圓。對這種慧光,均可認為是精炁不足的表現。經過久久鍛煉,慧光或現紅光,或現白光;發紅光的叫做“血玄關”,發白光的叫“正玄關”,而以光如月華之圓明,像個大月亮般懸在眼前不動者,才是純正的慧光,這是精炁充足的表現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蟾光,則是金黃之光。如在慧光白光內發現金光,這是煉出了金丹之苗;蟾光金黃而圓明,即是舍利子已煉成。所以說,養足之慧光可以成為蟾光。古人說:“精不足,不能生慧光;舍利子不足,不能生蟾光?;酃馊缭鹿?,蟾光如金光?!边@可視為性光變化的總綱。傳說中的金蟾乃稀有的三足動物,蟾光者借蟾名三足之意,喻精炁神三寶合一,煉成金丹也。但練功能到發現蟾光的人,實是世間少有。

              古來氣功家多用“眼前”、“目前”來暗示運用兩眼回光返照和翕聚性光的重要。呂純陽說:“目前咫尺長生路,多少愚人不惺悟;”陳泥丸說:“終日相隨在目前”;馬丹陽說:“只在眼前人不識”。此眼前炁光,乃人之真性、真炁、真陽、真光、又稱“法身”,學者識此得此,從真性入手,必能盡性以至于命,達到性命雙修的目的。但古來此道不為許多人所識,所以引起先賢的慨嘆。


              慧光與蟾光的形成,是性與命合,神與炁交的結果,是精炁神三寶合一化成的月華之光。練功中回光返照、凝神入炁穴以及和合凝集,就能使祖竅之性光因凝神而集于臍內下丹田,而下丹田內之陽光便上達麗于眼前,這是祖竅性光與命光二光合一。這種神炁交合、二光相合,要經過多次的反復和不斷的升華,才能越來越和合,越來越凝集,直到象征日月的二光合一,于是眉間日夜長明,由目至臍一路皆是電光,才算達到性光變化的最高境界。?

              實際上,上文說的“金機飛電,虛室生白,圓圓陀陀”,是代表性光呈現的三種型態。金機飛電形容突然的眉間掣電。虛室生白形容行功中由于性光的作用及真意的運用,感到下丹田,或中、下丹田,或上、中丹田以至周身渾融,化成一虛空大境;身體的一部分或全身似乎變成晶白或消失在光幕之中;或者感到我身似乎與大自然渾融成一片。圓圓陀陀形容慧光像彈丸或橘子一樣,如露如電,非霧非煙,輝煌閃爍,懸于眼前。古人又用“萬象咸空,一靈獨現”來形容虛極靜篤的氣功態,練功者在入靜到極深時,似乎什么都不存在了,無天無地無人無我,只剩下一點靈明,懸于眼前或照于性?;蛳绿镏?。這一點靈明,也是性光所化。若練不出慧光,就很難達到這種境界。行功到此,功中自然感到“六合同春,物物得所”,周身蘇綿快樂,融融洽洽,毫竅俱通;功后則感到身心舒暢,體健身輕。

              應當指出的是,有些練功者的人體潛能得到發揮,出現了諸如遙視、透視等特異功能,也與慧光的呈現有很大關系。因為這些特異功能有很大部分是通過慧光來進行和實現的,即通過慧光才能遙視和透視。古人勸練功者“慧”而不用,就是說不要隨便去應用特異功能,免致耗費精炁,影響練功和損害身體。

              性光即是真一之炁、真一之慧,是我本來面目,亦稱“陽神”,可說是性命之光,練功者應當珍之寶之,不容有絲毫的泄漏。因此,道門丹功有翕聚性光即翕聚祖炁之法,不讓性光發散走失。當性光要向上或向下走,眼不可隨光去看,趕翕聚收回,歸我存蓄。靜定中用眼在眼之周圍從下向左轉子、卯、午、酉四正,將轉的炁光通過祖竅隨口內津液吞下送歸下丹田,然后兩眼珠合并久視下丹田,可使失去的性光復來。道門又有蟄藏炁穴之法,即將眼前翕聚的性光通過凝神入炁穴(下丹田)收歸炁穴,實現心腎、神炁的和合凝集。

              慧光的不斷變化及達到圓明,以至現出蟾光,是練功者經過長期艱苦鍛煉的結果,絕不可能一蹴而就。練功者須按功程節次循序漸進,即使初煉性功,眼前現出光圈,古人稱為“陰神”,不能用;只有經過采補先天真炁,經過小周天功程還精補腦,元精充足,能量的積聚達到一定程度,煉出的性光,稱為“陽神”,才能發揮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長按識別下方二維碼,一鍵關注

              對內丹感興趣的朋友請加本小編微信(微信號:xundaozhilv001)一起交流學習

              金沙赌城